刘任熊:高等职业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完善了么——试从六个维度论高等职业教育质量保障体系成效

发布者:质控办发布时间:2020-01-03浏览次数:10

本文为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刘任熊副研究员在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2019年学术年会上所作的专题报告,文章根据现场报告内容整理,部分有删减。

个人简介:刘任熊,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党总支副书记(主持工作)兼组织统战部副部长,副研究员,兼任中国计算机学会会员,中国商业统计学会理事,《江苏省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编委等。主持或参与江苏省社科基金课题、江苏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课题、省高校哲社课题、省教改课题等多项,发表学术论文等近40篇,参与编著《高职院校“高质量发展”的探索实践》、《高职创新发展有作为》等著作。

 

2016年李克强总理在职业教育座谈会上做出了重要批示,在“职教20条”中也有所提到,要把职业教育摆在教育改革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2018年教育部王继平司长提出“当前我国职业教育快速发展、不断壮大,实现了历史性的新跨越,进入黄金时期”,2019年3月,国务院 “职教20条”提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那么,在国家大力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背景下,高等职业教育的质量保障体系构建如何,成效怎样?我们将对其进行剖析。

一、  高等职业教育六维度质量保障体系

第一个维度是经费保障,它是一个质量保障体系的定海神针,经费对教育来说是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第二个维度是院校治理,无论是高等院校,还是普通院校和高等职业院校,都是“党委领导、校长负责、教授治学、民主管理、依法治校”,在这一院校治理结构里面,大学章程包括三个制度建起来后对质量保障体系是起保险栓的作用;第三个维度是质量年报,现在教育和就业相衔接的就业类型,中高等职业教育、普通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等每个领域都发布了质量年报,其中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是发布较早,目前体制较完整,是介绍高等职业教育质量的名片;第四个维度是诊断改进,它是新处方,方子开出服下后,成效也会不同;第五个维度是教师管理,学生的培养质量和教师的水平和治学态度是紧密相连的,所以把教师管理作为质量保障体系的牛鼻子;第六个维度是理论研究,教学和科研不是割裂的,理论研究是质量保障体系的助推器。

近些年来,各级政府放管结合落实管理责任,高职院校依法治校按章程办学,基本建立了政府依法履职、院校自主保证、社会广泛参与,涵盖经费保障、院校治理、质量年报、诊断改进、教师管理、理论研究等六维度,院校内部质量保证体系与外部质量评价体系协调配套的高等职业教育质量保障机制,简称为“三六二”质量保障机制。在高等职业教育“三六二”质量保障机制中,政府、院校、社会是支撑推动其有效运作的三个关键主体,三者互为因果,相互制约,既各自独立发挥功能,又相互耦合发挥作用。对该体系而言,经费保障、院校治理、质量年报、诊断改进、教师管理、理论研究是其六个重要方面,亦可视之为衡量其成效的六个维度,这六个方面构成一个大环,形成一套循环运行的质量保障体系。

二、  高等职业教育质量保障体系运行成效

1、经费保障维度成效

职业教育办学经费与基础教育办学经费相比,具有法定保障渠道不稳定的特点,与普通高等教育办学经费相比,具有经费来源渠道单一的特点,为了解决这两个问题,2014年10月,财政部、教育部联合发布《关于建立完善以改革和绩效为导向的生均拨款制度加快发展现代高等职业教育的意见》,要求以地方(省级政府)为主建立完善高职院校生均拨款制度,中央财政建立“以奖代补”机制,激励和引导各地提高生均拨款水平,促进高职教育改革发展。近年来,在两部委关于生均拨款制度文件引领下,各地财政为保障高职教育经费投入做出了积极努力,虽取得了成效,但还有三点问题要引起重视,一是经费稳定增长机制仍不牢固,二是生均财政经费保障水平地区差异仍很明显,三是同一地区内地市属及行业属高等职业院校办学资源仍显不足。

2、院校治理维度成效

近年来,各高等职业院校不断完善以章程为核心的现代大学制度,建立以“一章三会”为基本架构的内部治理体系;推进章程制定探索建立现代大学制度,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共有1157所院校制定(修订)高等职业院校章程,1093所院校章程经省级教育主管部门核准发布;设立理(董)事会激发利益相关方参与积极性,26个省份专项推进高职院校“设立学术委员会、理(董)事会”工作,共有320所高职院校成立理事会,179所高职院校成立董事会;优化内部治理结构扩大二级院系管理自主权的内部治理体系,各省贯彻落实《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不断深化高等教育改革。

3、教师管理维度成效

高质量的教师是教育质量提升的重要保障,在高等职业教育领域,各地多措并举加强高职教师管理;完善了具有职业教育特点的专业技术职务评聘办法,如2018年起,安徽、江苏等省份向全省高职院校下放所有序列教师职称评审权,鼓励高等职业院校制定和执行反映自身发展水平的“双师双能型”教师标准;优化了“双师型”教师素质结构,2016-2018年期间,200所国家示范(骨干)高等职业院校数中,制定“双师型”教师标准院校数量逐年增加,2017年,制定“双师型”教师标准院校数为168所,比2016年增加21所,2018年这个数据再次增至185所;理顺体制机制企业教师有所增加,完善评价标准学校用人自主权得以保障,据不完全统计,2016-2018年,全国分别有360、339、390所高职院校制定体现职业教育特色的教师绩效评价标准,同期分别有385、368、403所院校出台制度,规定55岁以下的教授、副教授每学期至少讲授一门课程。

4、质量年报维度成效

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成为体现高等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区域响应的有效表征和我国高职教育主动向社会展示、回应社会关切的重要渠道;定期发布三级质量年度报告制度不断巩固,高职院校发布质量年报的学校逐年增加,质量与合规性也不断提高;企业年报数量不断增加,办学主体地位逐渐显现,2015年参与职业院校办学并发布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年度报告的企业为273家,2018年这个数据增长至1158家,增加了324%。;质量年报信度效度稳步提高,如山西省成立了评估数据中心,要求高职院校严格《山西省高职院校质量年度报告合规审核表》进行自查提高编写质量。

5、诊断改进维度成效

自2015年启动职业院校教学诊断与改进工作以来,诊断与改进制度作为一种创新机制效果逐步显现,正融入职教战线不断提升质量的自我进化基因序列,近年来,各省相继启动该项任务,成立省级诊改工作专家委员会,制定诊改指导方案,明确诊改工作推进时间表和工作步骤。至2018年年底,除西藏外,承接任务的其他29个省份启动了诊改试点,有787所高职院校成立校级诊改工作领导小组,省级试点院校达252所。

6、理论研究维度成效

近五年来,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进一步加强了职业教育科研机构建设,形成了国家、省级、市(地)、校四级研究机构体系。据不完全统计,2016-2018年期间,全国有19个省建立了省级研究机构,高等职业教育研究经费额度达6348.20万元,职教研究成果获省级以上奖励项目数量3665项。截止2018年,设立高等职业教育研究机构的院校达560所,教育专业研究机构全职工作人员为2667人。

三、  结论与建议

公平与质量历来是公众对教育的孪生需求,在教育公平的前提下不断提升质量是高职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永恒主题。近些年来,我国构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三六二”高等职业教育质量保障体系,产生了一批行之有效的质量保障理论和可圈可点的成果,有力促进了我国高等职业教育持续高质量发展,但与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办人民满意的高等职业教育还存在差距的是,我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尚不够完善,还存在主体发力不均等、保障维度效度不匹配、内外保障系统有“温差”等缺陷。对于上述问题,可以从三方面去进行改进:第一是政府、院校、企业三大主体同心协力,第二是坚持六个维度同向发力,第三个是推进内外保障系统同频施力。

 

文字整理: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管理工程学院2019级硕士研究生张露。